分钟前短视频娱乐平台Quibi宣布关闭推出仅半年用户数远低预期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新浪科技,作者:新浪科技。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据报道,运行于移动设备上的短视频娱乐服务平台Quibi在推出6个多月后,在本周三正式向外界宣布关闭。

G20汇集了全球主要大国,拥有世界2/3的人口和85%以上的经济体量,是应对全球性危机、完善全球治理的重要平台。2008年,G20召开首次领导人峰会,在应对金融危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2016年,G20杭州峰会擘画了“创新、活力、联动、包容”的世界经济蓝图,推动G20向长效机制转型迈出坚实一步。疫情发生后,G20率先行动,于今年3月成功召开领导人特别峰会,就支持世卫组织、携手抗击疫情、稳定世界经济发出了明确的信号。之后,G20采取务实行动,协调经济刺激政策,缓解发展中国家债务压力,在财金、卫生、贸易、数字经济、能源等领域取得了一系列积极成果。今年11月21日至22日,G20即将召开第十五次领导人峰会,为全球抗疫和恢复经济定基调,为后疫情时代全球经济治理指方向。

中国始终是多边主义的捍卫者和团结合作的倡导者,也是推动完善全球治理体系的关键力量。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恢复经济增长,为各国控制疫情积累了宝贵经验,也为稳定世界经济作出了重要贡献。中国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尽己所能为国际社会提供援助,展现出负责任大国形象,正在国际舞台上发挥更具建设性的作用。

Quibi在公告中表示,它将保护股东的权益,把公司剩余资金返还给投资者。

Quibi由好莱坞制片人杰弗里·卡岑伯格(Jeffrey Katzenberg)和惠普前首席执行官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共同创立,于今年4月份正式推出,当时共筹集了17.5亿美元。这款手机应用程序的特色是短格式的新闻和娱乐视频,时长不超过10分钟。在推出后,这款应用曾吸引了好莱坞顶级明星的入驻,比如克里斯·泰根(Chrissy Teigen)和伊德里斯·埃尔巴(Idris Elba)等。Quibi的投资者包括迪斯尼、康卡斯特的美国国家广播环球公司(NBC Universal)和AT&T的华纳传媒等传统媒体公司。

Quibi的流媒体服务费用为每月4.99美元,但由于在苹果和谷歌应用商店的排名下滑,该公司并未能吸引到足够的付费用户。Quibi最初预计,在推出一年后将拥有超过700万的付费用户,但截至几周前,该公司只发展了约50万付费用户。与此同时,Disney+和Netflix等老牌流媒体服务的付费用户数量却有大幅增长。

由于Quibi的用户数量未能达到预期,公司创始人开始寻求额外的资金来维持Quibi的运营。在周二,有报道称,卡岑伯格试图将Quibi的内容出售给Facebook和NBC Universal。但知情人士称,很难将Quibi出售给一家更大的公司,因为它拥有的内容只有两年期限,这意味着,任何买家都只会对Quibi的技术而不是内容感兴趣。但Quibi的技术也存在着不小的麻烦。交互式视频公司Eko正对其展开法律诉讼,声称Quibi侵犯了它的手机视频技术专利。

习近平主席指出,想人为切断各国经济的资金流、技术流、产品流、产业流、人员流,让世界经济的大海退回到一个一个孤立的小湖泊、小河流,是不可能的,也是不符合历史潮流的。只有经得起风浪、扛得住海啸,我们才能尽情享受海洋的浩瀚。驾驭好这片海洋,G20义不容辞。我们深信,矛盾孕育变革,危机开启新局。当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力量汇聚之时,我们必将战胜这场危机,迎来更加光明的未来,驶向胜利的彼岸。

中国主张,G20应成为“行动队”,而不是“清谈馆”。G20利雅得峰会应就支持多边主义、加强团结合作、完善全球治理发出强有力的声音。首先,抗击疫情和恢复经济是当务之急。应支持世卫组织发挥领导作用,推动疫苗药物的研发合作和公平分配,尽快遏制疫情传播。保持必要经济支持措施,加强宏观政策协调,维护以世贸组织为核心的多边贸易体制,营造开放、公平、非歧视的营商环境,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有力支撑。其次,推进全球经济治理改革是紧要任务。应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推动全球治理体系更加公平合理,更好与时俱进。继续推进IMF份额改革,提高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发言权和代表性。释放数字经济发展潜力,制定完善数字治理规则。第三,实现可持续发展是长期课题。应提升气候治理水平,保护全球生态环境,加大对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力度,全面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推动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中国将于明年在昆明举办《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这将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治理新的里程碑。

我们必须清醒地看到,新冠肺炎疫情带给我们的挑战十分艰巨,完善全球治理任重道远。疫情暴露了国际公共卫生体系存在薄弱环节、产业链供应链韧性不足等结构性问题,也让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矛盾冲突更趋白热化。一方面,大国关系对抗性的一面明显上升,单边主义、孤立主义和冷战思维严重破坏国际社会团结合作,开展全球治理的总体氛围恶化;另一方面,当前全球治理体系未能有效反映国际格局和社会环境变化,既得利益群体让渡制度性权力的意愿不足,各国对数字经济等新技术、新业态的治理规则缺乏共识,全球治理体系发展变革面临的阻力较大。世纪疫情叠加百年变局,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最深刻挑战,也是我们参与全球治理的主要背景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