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战疫疫情下的伊朗新年迎春来盼疫去

(抗击新冠肺炎)全球战疫:疫情下的伊朗新年:迎春来 盼疫去

中新社北京3月21日电 (记者 刁海洋)3月20日是伊朗新年诺鲁孜节,也是春天到来的日子。与往年不同,今年的节日气氛因持续蔓延的新冠肺炎疫情少了几分热闹,多了几分紧张。

不过,也有民众拒绝因疫情而使生活受到过度影响,继续选择驾车出行,德黑兰通往外地的高速公路连续几天车流密集。这既与伊朗政府关闭部分公路有关,也与部分人不够重视防疫有关。

记者也注意到,自世界卫生组织定名以来,已有多家马来西亚媒体陆续改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名称。

“武汉民众在此次抗击疫情中的表现令人敬佩,中国政府对疫情的防控措施也十分得力,我们希望,能用这样的‘正名’,在万里之外表达对武汉的支持!”李中平对记者表示。

诺鲁孜节一直是伊朗零售业、旅游业的旺季。据伊朗《同城报》报道,去年诺鲁孜节期间,酒店业接待了2500万名住客,创造了120万个临时岗位;位于德黑兰的梅赫拉巴德机场每日起降航班约400架次,而今年只有20架次。

作者为中国驻古晋总领事馆领事蒋盈的这篇文章提及,“这场突如其来的肺炎疫情暴发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是世界卫生组织对这个疾病的命名”。

2018年以来,三峡集团围绕促进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这条主线,以城镇污水治理和城市水环境综合治理为抓手,在安徽芜湖、江西九江、湖南岳阳、湖北宜昌四个试点城市推动谋划一批重点治理项目,目前已全面实现落地建设,实现了由4个城市试点先行、向16个沿江市县拓展合作、再向全江11省市转段、全面铺开的“三个阶段”转换,涉及项目302个,累计落地投资总额已达625亿元。今年,三峡集团在去年落地投资589.4亿元的基础上,计划安排新增长江大保护落地投资558亿元,涉及项目195个以上。到年底,三峡集团将确保累计落地投资突破千亿大关,预计超过1150亿元,涉及项目将达500个。

三峡集团党组副书记、总经理王琳表示,在加紧推进东西湖、汉阳、江夏区等多个长江大保护项目,加快武汉市城镇污水处理提质增效步伐,改善城市水环境的同时,将以规模化的投资拉动生态环保全产业链发展,提振国民经济,为疫后武汉市启动经济发展引擎加油助力。

伊朗驻华大使馆20日在微博上发文称:“波斯谚语说,好年景始于春。尽管疫情给节日蒙上了阴影,但我们仍然相信新年象征的美好希望。中国朋友说,今天恰好是二十四节气的春分,春分至,万物生。湖北今天继续三连零的好消息让人鼓舞,希望伊朗像中国一样早日走出抗疫的艰难时刻。”(完)

至于撤销的原因也很熟悉了,同样是国家安全,之前我们在美国立法禁止购买华为中兴设备已经见识过类似的理由。

“病毒就是病毒,它无关国籍,无关种族,无关政治。这场疾病不仅是中国的伤痛,也是人类的悲歌。”文章相信,武汉一定会好起来,中国一定会好起来。文章并呼吁,对这场疾病,请用它本来的名字“新冠肺炎”,“不要叫它‘武汉肺炎’,好吗?”

“宇宙中有比可观测到的更多的东西,”该研究的论文合作者Tomonori Totani教授在一份声明中说道,“在当代宇宙学中,人们一致认为,宇宙经历了一个快速膨胀的时期并由此产生了一个超出了我们可以直接观测到的范围的巨大膨胀区域。将这一更大的体积纳入到生物发生的模型中将会大大增加生命出现的几率。”

吴恒灿在6日上午特意发来信息,告知中新社记者,华语规范理事会已做出决议,按照世卫组织的的命名,将此次疫情简称为“新冠肺炎”,并已将这一决定通知给各成员。他并介绍,马来西亚国家广播电视台(RTM)中文组已决定采用此一新名称。

“作为媒体应该采用最正确的字眼,”曾在马来西亚华媒服务多年的资深媒体人陈春福对中新社记者表示,“武汉肺炎”这个名词可能会令民众对武汉“产生不必要的误解或恐慌”。他赞同蒋盈所言,病毒无关国籍、无关种族、无关政治。他呼吁媒体应用最准确的字眼来报道新闻,将精准的信息传递给民众,“这是媒体的责任”。

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伊朗总统鲁哈尼20日均发表讲话谈到当前的疫情。伊通社报道称,哈梅内伊表示,刚刚过去的一年对伊朗来说是艰难的一年,以洪水开始、以疫情结束,国家还经历了地震、制裁等。但在这样的艰难中,伊朗人民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特别是在疫情中,人们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和奉献。

截至20日,伊朗境内累计确诊病例已接近2万例,死亡逾1400人。虽然伊朗的防控力度不断加强,但形势依然严峻。伊朗卫生部发言人贾汗普尔日前表示,国内医疗物资缺乏,部分民众对防控工作不予合作,这导致伊朗平均每小时有50人感染。

所以问题仍然是:生命是否存在于某个地方?对此,科学家的回答是肯定的–几乎肯定,但人们很有可能永远都找不到它。

简单地说,这些数字表明生命确实存在于某个地方。然而对我们来说不幸的是,它可能的地方太过遥远以致于人类可能永远都接近不了它。

拥有中、英、马来语多个新闻平台的《马中透视》主席李中平对记者表示,《马中透视》一度也曾习惯性将疫情称呼为“武汉肺炎”。但世界卫生组织“正名”后,《马中透视》也正在新闻报道中“正名”。“其一,这是世卫组织的正式名称;其二,原有的称呼的确容易引起马来西亚民众误解或不恰当的联想,对正在抗击疫情的武汉民众不公平。”

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委员长吴恒灿也对中新社记者表示,当前,全世界民众对抗的是病毒、是肺炎,而非对抗某个城市,他个人坚决支持应根据世卫组织的命名规范表达。马来西亚资深华文媒体人、《马中透视》总编辑锺启章也说,这篇文章的建议值得尊重,作为马来西亚华语规范理事会秘书长,他也会将这一建议转达给华语规范理事会。

此次集中开工的3个项目分别是蔡甸东部区域清水入江PPP项目、武汉市新洲区新城镇建设PPP项目、东湖高新区光谷生态大走廊项目。这是武汉市除疫情期间没有停工的民生类项目之外,第一批实现开工建设、稳投资、稳就业的重点项目,建设期将提供各类就业岗位约8000个。其中蔡甸东部区域清水入江工程总投资为15亿元,将很大程度改善蔡甸区的湖泊及明渠水质,提升湖渠的水体功能,同时减少对汉江、长江的污染物排放量。

面对疫情给湖北经济社会发展带来的冲击,三峡集团将加大在湖北区域长江大保护事业的投资倾斜力度,确保今年累计落地投资突破300亿元,计划新开工建设项目26个,其中在武汉市落地投资突破百亿元。此外,在前期向湖北省捐赠1.6亿元防疫物资和资金的基础上,三峡集团拟再安排5亿元大保护专项资金捐助湖北省,重点是武汉市,主要用于疫情之后污水管网的消杀和水环境治理等。(完)

穆罕默德·哈德米在首都德黑兰经营服装店,诺鲁孜节一向是他忙碌的时候,但今年的生意惨淡。他对媒体说:“今年的情况实在太不一样了。根本没有顾客,没有生意。”

正如研究人员所解释的那样,根据人类对RNA形成的已知了解,它的形成条件必须恰到好处,因为它的构建块很少有足够数量的存在使其有可能突然出现。事实上,这个高风险的数字游戏表明,像人类可以观测到的宇宙这么大的空间区域,只有很小的机会为RNA的形成提供条件,然而我们人类还是在那里了。

这并非美方第一次对我国电信运营商说不,此前在2019年5月份,FCC曾拒绝了中国移动在美国运营的申请。FCC主席Ajit Pai当时表示,中国可能会利用这家运营商“从事严重危害美国国家安全、执法和经济利益的活动”。

“我们也呼吁马来西亚所有华文媒体和世界华文媒体不要使用‘武汉肺炎’,而是统一到世界卫生组织命名的准确名称上来。”吴恒灿说。

诺鲁孜节源于拜火教,延续超过3000年,是伊朗人的重要节日,相当于中国人的春节。按照习俗,这一天,伊朗人要阖家团聚,摆上传统的“七鲜桌”,在新年到来时彼此拥抱祝福。

鲁哈尼表示,新的一年,健康问题将成为政府的首要任务。在医护人员的努力下,在伊朗政府和所有私营部门的支持下,伊朗会实现战胜疫情的目标,实现就业增长以及经济和文化领域的繁荣。

疫情之下,今年的诺鲁孜节冷清了不少。许多人响应政府呼吁待在家中,放弃与家人团聚,不参加庆祝活动。全国多地的车站、商场、集市人流锐减。许多家庭主妇戴着口罩出门买菜。伊朗新闻电视台报道称,许多人选择以视频通话的方式祝福新年。

在德黑兰北部穆赫辛尼广场附近卖小饰品的迈赫迪·卡西米表示,人们很快从他身边走过,根本不会看商品的标价。卡西米说,“人们害怕病毒,他们不想碰任何东西,认为会把病毒带回家”。

Totani认为,虽然目前可观测宇宙中的恒星数量估计约为10^22,但在考虑宇宙膨胀的模型中,恒星的数量可能超过10^100。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它就是一个RNA和生命可以在其中形成的巨大培养皿。

不过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还是在2020年初获得了FCC颁发的营业牌照。

伊朗的诺鲁孜节假期会持续13天,这也将是伊朗遏制疫情的重要时期。伊朗民众如果能够减少外出、减少接触的话,可能会对疫情走向产生积极影响。